公司新闻

您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

盈利无望、亏损不断,递交招股书的WeWork会成为第二个Uber吗?

时间:2019-08-29编辑: 点击率:

WechatIMG72_meitu_1

【猎云网(微信号:)】8月14日报道(编译:Liam、王潇宵)

在网约车巨头Uber上市后,WeWork以470亿美元的估值坐上了美国估值最高创企的交椅,外界一直在关注着WeWork的IPO动向。We Company在今年四月底透露已于去年12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了IPO上市招股书,并且有望成为今年美股市场继Uber之后的第二大IPO公司。

本周三,WeWork公布S-1文件,其最高融资金额为10亿美元,但并未具体披露IPO筹资规模,也未披露上市交易所、发行价格区间及股票发行数量。据悉其最终发行规模预计至少会大三倍。

本次IPO承销商包括摩根大通、高盛、美银证券巴克莱、花旗、瑞信、汇丰、瑞银和富国银行。

自2010年WeWork成立以来,它已经获得了逾8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,还另有日本软银(软银是该公司最大的外部股东,紧接着是Benchmark Capital和摩根大通)在今年早些时候投入的资金。

虽然WeWork没有透露将在哪家证交所上市,但它已经公布了其股票代码“WE”,其后的交易将以此代码进行。

不断亏损,WeWork估值腰斩

不过,就在本周一,外媒披露称在一份私下一级市场股票交易文件中,WeWork的估值却被腰斩,从此前披露的470亿美元被降到231亿美元。

虽然上市前买卖老股是私下提前退出的一种正常方式,卖家标价不代表公司态度,也不代表IPO定价,但是估值腰斩也印证了业界对WeWork的诸多质疑。

随着公司亏损的增加,投资者们开始对WeWork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提出了更多质疑,同时,他们又期望能从做空者那里得到特斯拉式的待遇。

由此,该公司希望在首次公开募股中,能够获得60亿美元信贷额度,用以增加公司的现金缓冲。

据WeWork的报告显示,其2019年上半年收入约为15亿美元,净亏损9.04亿美元。

虽然自2018年以来,公司收入从7.64亿美元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倍多,但其亏损也从2018年上半年的7.22亿美元基础上增加了25%。截止到目前为止,WeWork累计亏损达到19亿美元。

此外,专家认为不管是业绩、模式还是对比同类公司,WeWork的470亿美元的估值也很难有说服力。

WeWork的主营是联合办公。今年二月WeWork更名为The We Company,将发展WeWork、WeLive和WeGrow三条不同的业务线,进行多元化业务尝试。面对联合办公的利润疲软和业务拓展源源不断的投入,WeWork的亏损是必然的。

高管处事作风过于独断,企业文化受员工诟病

WeWork创始人兼CEO诺依曼的一些做法,让投资人对WeWork持怀疑态度。员工和高管们表示,WeWork的企业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源自诺依曼,而诺依曼的独断可能也会令人沮丧。

今年,诺依曼还陷入了“套现”传闻,据称,其在IPO之前已经从公司获得了超7亿美元。此外媒体还曝光其向公司租赁私人房产,借此获利数百万美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WeWork的员工流动性很高。今年3月,WeWork宣布裁员大约300名员工,约占其员工总数的3%。受裁员影响的部门包括美国WeWork的工程技术团队、产品和用户体验设计部门。裁员的理由是公司在新一轮招聘计划之前的调整。而今年WeWork又宣布计划增加6000名新员工。

如此巨大的变动,是否也能从侧面印证WeWork的企业文化难以留住员工?

成立9年,完成15次收购

在迈向IPO的过程中,WeWork采用了不断收购的软件战略。

WeWork自创立(2010年)以来一共进行了15次收购交易,曾以4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中国的合作办公创企Naked Hub。

至于WeWork的软件收购,除了最新宣布的SpaceIQ之外,WeWork还收购了其他的一些软件或类似产品:

2019年6月,WeWork收购Waltz,后者是一家建筑软件销售创企;

同时,WeWork也收购了Islands,后者是一家企业数字通信平台;

2019年2月,WeWork收购了Euclid,后者销售使用WiFi信号的物理空间分析软件;

2018年9月,WeWork收购了Teem,后者销售客房预订软件;

2018年3月,WeWork收购了Conductor,后者主要为协作、客户驱动的团队提供企业SEO和内容技术支持;

2017年11月,WeWork收购了Meetup,后者销售现实世界中的休闲工具软件。

在上述交易中有两点需要注意。第一,WeWork目前已经收购了至少六家软件公司。第二,这些公司大多与房地产行业关系密切。这意味着WeWork正在打造一个专注于房地产的软件部门。

外媒预测WeWork在软件领域的收购会变得更加分散,但事实显示这家公司在收购方面有着自己的规划和稳健的步伐。

以下是Wework自2018年初以来的已知收购情况图表:

1564987904394343.jpg

如图所示,最近几个季度出现了小幅回升。考虑到这段时间只过去了大约三分之一,图表中的最后一列数据只是临时的。

WeWork收购软件公司并不令人惊讶。因为该公司是一家高估值的、由风险投资支持的公司,且希望在几个月后上市时保持其估值不变。如果它能让市场相信,它不仅仅是一家房地产公司,它或许能够获得更高的收入背书,从而让WeWork更容易在IPO期间捍卫其目前的估值。

但WeWork目前并不是在发了疯地随便收购软件公司,希望将它们捆绑在一起,保卫自家企业的估值。相反,正如我们上面所看到的,该公司正在收购相关的软件公司,可能会形成一种完整的软件堆栈,并将其出售给其他房地产公司。也就是说,它正在收购专注于其核心业务所在领域的软件公司。

WeWork的软件收入在其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并不高。但这对WeWork来说是两条收入扩张的途径,其中更有价值的一条将有助于对不那么值钱的业务重新估值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Copyright © 2013 凯发下载凯发下载-凯发现金网 All Rights Reserved